向世界讲好中国人的体育故事

2022年3月19日 by 没有评论

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我心飞扬》这本书包括影片《我心飞扬》的电影文学剧本,编剧、导演、演员及主创人员的创作经历与感悟,可以说是电影《我心飞扬》创作历程的真实记录,是对影片创作背景和创作初衷的第一手注解,是对影片创作描绘原型人物的补白,也是对影片人文内涵和社会价值的中肯评价。

影片中的主人公原型是2002年在美国盐湖城第19届冬奥会上夺得中国冬奥历史上第一块金牌的优秀短道速滑运动员杨扬。记得是2017年初夏的一天,王浙滨来到北京奥运城市发展促进会与我交谈。她曾拍过两部奥运题材的影片《》和《许海峰的枪》,这次北京又获得2022年冬奥会的举办权,她有一种情怀,总想该为北京冬奥会做点什么,我为她的激情和责任所感动。那天我们谈了很长时间,相互交流了许多情况和想法。我向她建议,应该拍一部冬奥电影,至于拍什么选题和内容,还是要综合考虑各种条件和可能。如果拍人物的话,杨扬是最佳人选,她对冬奥的贡献与价值是不二选择。那次谈话之后,我没有继续关注和跟进这件事。因为我接触过不少人,有各种各样的想法和创意。有的也是谈过就无声无息了,有的虽有动作但半途而止了。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今年初夏一天,浙滨同志邀我去看她的影片《我心飞扬》,虽然不是最后完成片,但影片已经得到了有关部门的初审认可。看过影片后我感到一种惊喜,想想这中间的种种艰辛:确定题材、申请立项、采访原型人物并获得授权、打磨剧本、组建团队、选择演员和外景地拍摄、筹措资金、后期制作……一部电影得经历多少环节啊。尤其是这一切正常环节和流程是在新冠疫情流行、各地防控措施极其严格下进行的。个中艰辛、曲折、酸甜苦辣,恐怕旁人是很难体会、理解的。我从心里为这部影片的诞生感到高兴,对浙滨同志和这个团队充满敬意。

选择杨扬作为主人公原型是非常正确而恰当的。历史的发展往往由一些标志性的事件和人物作为代表来构成。中华民族的奥运梦想从清朝政府后期梦的缘起,到旧中国交出的惨淡答卷,再到新中国百年圆梦走向辉煌,经历了一个曲折、漫长的历史过程。其中的代表性人物有许多,但最具典型意义的人物一个是刘长春,作为当时4亿中国人的唯一运动员代表参加了1932年洛杉矶第10届奥运会;一个是许海峰,在1984年洛杉矶第23届奥运会上实现了中华民族奥运史上金牌零的突破,成为中国奥运史上金牌第一人;再一个就是杨扬,在2002年盐湖城第19届冬奥会上获得中华民族冬奥历史上的首金,成为中国冬奥史上金牌第一人。作为代表性人物,选择杨扬是正确的,这也为浙滨同志奥运人物三部曲画上了圆满句号。杨扬从新中国一个普通运动员到成为奥运冠军、中国冬奥史上冠军第一人,再到成为国际奥委会委员、国际反兴奋剂组织副主席,并且还担任北京冬奥组委运动员委员会主席,至今仍活跃在国内、国际体坛上,为中国第一次举办冬奥会和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事务做着积极贡献。她的经历在中国是绝无仅有的,在世界上也是少见的。这样的人物背后一定有精彩的故事,选择拍摄这样一部电影是非常值得的、恰当的。

看过影片之后,我对浙滨同志的奥运情怀和执著精神深感钦佩。关注奥运题材,浙滨同志不是最早的人,但是她为奥运题材电影的付出和所取得的成果却是十分突出和有代表性的。十多年持续关注这一题材并全力付出,连续策划制作了三部奥运人物电影并获得广泛认可,这是非常难能可贵的。首先让我感动的是,浙滨同志的家国情怀和时代责任感。新中国成立之后,体育电影曾有过一段发展兴旺的历史,《水上春秋》《女篮五号》《女跳水队员》《沙鸥》等一系列体育题材电影,在当时的年代里曾受到全国人民的热烈欢迎,是家喻户晓的经典影片。此后国产体育电影经历了一段沉寂时期。进入21世纪,中国获得了2008年第29届奥运会的举办权,这是中国第一次获得举办奥运会的权利,也是从1908年天津青年杂志发出“奥运三问”以来,中国领导的新中国对中华民族百年奥运梦想交出的最圆满历史答卷、做出的最好时代回答。2001年7月13日在国际奥委会第112次全会上传来“北京赢了”的喜讯时,北京城百万市民自发上街、彻夜狂欢,神州大地举国欢庆的场景成为中华儿女心中永恒的记忆。如何乘北京奥运东风,再展中国体育电影辉煌,成了摆在中国电影人面前的一道课题。浙滨同志和她的团队敏锐觉察到这个时代脉搏和历史机遇,自觉承担起这个时代责任,这种家国情怀和大局担当变成了他们自觉的行动,他们的付出和成果也成就了中国体育电影新世纪再度兴起繁荣的佳话之一。

这种时代担当不仅展现了他们的奥运情怀,也展现了他们的一种精神境界。这部影片的拍摄正处于全球新冠疫情肆虐的时候,前期中国首当其冲、举国抗疫、万众一心。虽然我们较好地控制了疫情蔓延,在全球率先取得战胜疫情阶段性胜利,但仍面临“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艰巨任务,各项工作都受到一定影响和制约。听浙滨同志介绍,他们到国外实景拍摄杨扬生活工作的一些计划因国外疫情而泡汤了。国内拍摄几度吹响集结号、拉起队伍,又几次按下暂停键。有时甚至团队已到拍摄地,因意外疫情又不得不偃旗息鼓、坐以待机……这中间经历的不仅仅是工作计划的调整、演员档期的调配、经费的压力等,更多的是心理上的煎熬和考验。冬奥会一天天临近,影片真的要成为历史的遗憾吗?时间在考问他们。但是他们初心不改、顽强拼搏,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闯过一道又一道难关、执著前行。可以说,他们是在用自己的行动践行着奥林匹克精神和中华体育精神,去完成一部中国人的奥林匹克电影。说起有关方面对影片的支持,她十分激动,动情处甚至热泪盈眶。北京冬奥组委、黑龙江省委宣传部、北京市委宣传部、吉林省委宣传部……不论是单位还是机构,不论是个人还是朋友,那时的任何一点关心和支持,都让他们感到温暖和力量!我相信她的话,一部在特殊疫情条件下诞生的特定题材的电影,没有方方面面的关心、支持、协助,是不可能完成的。但我首先还是要向浙滨同志致敬,向这个团队致敬,没有他们的执著、担当,就没有《我心飞扬》这部奥运题材的优秀电影。

在这里,我还想多说几句话。几年前,一部印度电影《摔跤吧!爸爸》在国内引起热烈反响,赢得了票房和口碑双丰收。当时我就想,印度没有举办过奥运会,最多就是举办过亚运会、英联邦运动会。印度至今总共获得10块奥运金牌(其中8块来自曲棍球一个项目),而我们中国举办过奥运会、青奥会、世界大会,亚运会更是不在话下。我们新中国体育健儿至今已获得二百多块奥运金牌,三千多个世界冠军。为什么我们拥有如此丰厚的体育资源却没能拍出像《摔跤吧!爸爸》这样的励志电影呢?为什么我们这么多世界冠军的精彩人生故事没有被电影界关注呢?在此,我郑重呼吁:体育题材是一个还没被充分重视、尚待开发的富矿,电影人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希望有更多的编剧、导演、制片人、演员、投资者关注体育电影、投身体育电影。用自己的作品向世界讲好中国人的体育故事,为推进中华体育强国建设,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贡献一份力量。

(作者系北京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吉祥物评委会主席、北京奥运城市发展促进会副会长)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