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视广角:药物不良反应之痛图

2022年7月13日 by 没有评论

刘先生和沈阿姨老两口,家住宝山区,他们都已经退休多年了。如今的的刘先生,身体很虚弱,看电视也只能躺在沙发上。

可是谁能想到,就在4个月之前,刘先生的身体还非常健康,是单位体育锻炼的带头人。

他跑步,每天早上两公里,是必跑的,而且因为他跑步,带动了厂里很多老年人也在跟他慢跑,晚上,散步四公里。

据刘先生说,这一切变化的起因,是去年11月份的一次普通感冒。当时,他服用了一种很常见的感冒药。没想到,吃了药之后,刘先生觉得身体反应非常大。

现场:刘先生:整个(踝关节)都是肿的,这里都看不到骨头,肿起来以后就僵掉了,脚就不能动,走路只能拖着走。

采访:沈阿姨:就是一块块红的,这里这里,这个踝关节,先是这个脚,后来是这个脚,踝关节都是红的,肿,烫,僵硬的不能动,他走路怎么走,就是端了个凳子,慢慢移。

据了解,刘先生原来在上海工作,退休以后,他到江西一家企业继续工作。当时,出现了这种情况之后,他马上到当地的医院进行治疗。医生检查以后,初步诊断是药物引起的皮疹。

验血之后发现,白细胞猛地上来,是正常上限的2.61倍,关节炎症很厉害。我不相信这么一点小药,会对我带来有什么损害的,有那么大的损害的。

在江西住院治疗之后,由于刘先生的病情多次反复,在去年年底,沈阿姨带着老伴回上海治疗。在上海,几家大医院都不能确定,刘先生的病与药物反应有关,医生们觉得,刘先生的关节炎症和肿痛是有其他毛病。

沈阿姨给记者看了厚厚的一叠检查报告,为了查清楚刘先生到底有没有这些毛病,光是检查的费用,他们就花了将近3000元。但是,最后还是查不出有任何具体的疾病。此后,医生对刘先生使用了激素治疗,病情才有所好转。但是,直到不久前,刘先生出院的时候,对于他的病因,医生们还是不能确认。

尽管医院没有认定刘先生的病,是药物导致的不良反应,但是在老两口看来,既然查不出其他毛病,那就是吃感冒药导致的。沈阿姨为此曾经多次联系这种感冒药的生产厂家,想讨一个说法。我们记录下了其中的一次通话。

我们对您爱人的这个情况表示同情,我们作为制药企业来讲,您这个情况是不是与药物有关,还需要进一步去明确,对这个问题,您可以向药监局去反映,

沈阿姨告诉记者,她曾去过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反映这个情况,于是,我们找到了监测中心的常务副主任杜文民博士。

(不良反应)个例的因果关系的评价还是世界性的难题,尤其是对一些罕见的病例或是极少见的病例,对它因果关系分析的时候,是由于其他的干扰因素还是原发疾病的问题,还是其他因素导致的,是难以区别的。

这就意味着,从医学上来说,刘先生的病例目前只能作为药品不良反应的疑似案例。杜博士告诉记者,他们已经把这个案例,上报到了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网络。今后如果出现类似的案例,与刘先生的病例互相验证,才有可能被确认为药品的不良反应。

越是新的,越是以前没有遇到过,个例的因果关系越是难以确立,只有通过,这个医院有一例,那个医院有一例,另外医院又有一例,大家不约而同的报出来同样一个信息,这个时候就很可能有关系了。

杜博士强调,药品不良反应有着严格的定义,它是指:合格的药品在正常的用法用量下,所发生的意外的、有害的反应。

大家要区别开,一旦出现了药物不良反应,并不是用错药了,也不是药物不合格,这种不良反映是药物本身的一个属性,是药物本身所具有的,也就是是药三分毒的概念。

尽管药品上市之前,必须经过临床实验,来评估他的毒副作用。但是,这些实验是有局限性的,并不是说被批准上市的药物,就是完全安全的。

由于上市前研究,所使用的人数比较少,观察的时间比较短,还有很多比较严重的,发生率比较低的,和迟发性的不良反应,在上市前的研究中看不到,这只能通过上市后的不良反应监测来评价它。

根据国家的相关法律规定,药物从生产销售到使用的各个环节,都有报告不良反应的法定义务,目前,全国已经建立了一个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的网络。

现场:去年我们(上海)全年一共报告药品不良反应是一万两千多例,其中死亡病例有几十例,严重的不良反应报告有几百例。

透过药品不良反应报告上这一个个简单的描述,我们可以看到,药物的不良反应,让很多患者和他们的家庭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这是复旦大学附属五官科医院,正在进行的听力测试。在这些听力有问题的孩子中间,很多人有着相同的经历:他们使用过同一类抗生素。据有关专家介绍,目前由于抗生素的严重不良反应,所造成的儿童耳聋,仍然难以避免。

陆权教授:每年3万儿童新发的耳聋,50%是和药物有关系,很大部分是庆大霉素卡那霉素。

因为感冒发烧,打抗生素引起的,估计是庆大霉素,其他小孩用一点没有问题,恰好对于他来说,用一点就有反应。

五官科医院的王正敏教授告诉记者,从他接触的很多病例来看,由于病人身体内的某种基因发生了变异,结果造成对某一类抗生素变得特别敏感,在使用这些抗生素的时候,即使在安全剂量内,也会引起非常危险的药品不良反应。

五官科医院的王正敏教授:基因发生突变的话,可以对氨基糖苷类抗生素非常易感,易感就是他,没有达到耳中毒剂量,一针两针就聋了。这个风险是很大的,这样的病人也不是少数。

对于药物不良反应的受害者来说,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首先会面临和刘先生一样的困境。因为要证明所受到的损害,与药物作用有因果关系,是非常困难的。

即使最终能够证明,损害是由于药物所引发的,如果这些药物是合格的,医生用药也合乎规范,那么,无论造成的损害如何严重,大多数受害者最终也得不到任何形式的赔偿或补偿。

往往他们就处在一个非常无助的状态,好像没人管,国家已经在考虑这方面的内容,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对这一类的患者进行补偿。

近些年来,很多国家都开始重视,药品不良反应受害者的补偿问题,杜博士结合多年的工作实践,提出了一种比较有可行性的解决方法:由药物生产企业出资,通过募集基金或者投保商业保险的方式,来对受害者进行补偿。

我是生产者,我卖药赚了利润了,从这个利润中拿出一部分买商业保险,这个保险就是保万分之一,就是那些当初没法确定的、那部分人会受到损害,出现了以后,我通过保险机制来补偿。

根据有关媒体的报道,目前国家相关部门也正在考虑借鉴这种方式,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个方案还没有进入操作阶段。

这几种菜就是刘先生现在能吃的东西。沈阿姨告诉我们,老伴自从生病之后,体质变得非常敏感,不用说鱼虾等水产,就是吃一些普通的蔬菜都会过敏。

老两口的生活因为这一场病,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沈阿姨说,通过这几个月的奔波,她现在知道,要确定老伴的病是药物不良反应是很难的,即便能确定,他们也很难得到药厂的补偿。尽管如此,沈阿姨还是希望监管部门,能督促药厂修改一下说明书,加上关节肿痛这种不良反应。

目的就是,以后不论是谁,如果吃了之后,有相似的情况,就应该要引起警惕。不能再像我们这样受到伤害了。

刘先生:这个厂家要考虑到用户的安全,我是第一例,可能会有第二例,有第二例碰到像我这样的情况也是很痛苦的。

在药物不良反应中心的杜博士看来,患者的这种要求可以理解,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实际操作起来有很大难度。

一例就修改说明书,在科学上来说是不科学的,一定要通过大人群的研究,对它的危害程度有多大,是不是这个药物引起的,加以确定以后,通过科学的评价,才能够修改说明书。

尽管杜博士不认同沈阿姨老两口的观点,但是作为患者应该提高对药物不良反应的认识,避免身体受到损害,而生产厂家更要及时跟踪药物不良反应。

一旦发现有新型的比较确定的不良反应,及时就把它通过修改说明书,发不良反应通告等方法,把这个信息,告诉患者和医生,来警示和告诫,使其他的人能够更少受到损害,我们不良反应监测的思想和方法就是这样的。

就在今年,通过药物不良反应的监测,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经对??种药物,提出了可能发生不良反应的警告,而不良反应严重的鱼腥草注射液和???等??种药物已经被停用了。

人吃五谷杂粮,没有不生病的,生了病就要吃药,但是任何一种药物都有正负两方面的作用,作为患者一定要树立科学的用药观念,严格按照医嘱和药品说明书来使用药物,我们也希望国家能尽早出台相关规定,对药物不良反应造成的损害确定相应的赔偿方法,保护患者的健康。

挑战“通天塔” 调查伴游=小姐?揭开另类人群假日的心跳回忆黄金周马大哈旅客增多边检民警开良方提醒假日沪日均1500场婚礼救婚团忙救场花童供不应求沪首届高校模拟招聘大赛就业模拟考,你及格了吗?为《明星大练冰》献唱主题曲田亮处女唱太紧张身处黄金地段日流量不过百人1930风情街成冷清街极限运动盛典在沪开幕错把对面列车当来车来沪探亲妇女一跤摔进了轨道嘉定5.4抢劫杀人案告破3名嫌疑人已被刑事拘留烧伤科最热病患比平日增加一倍儿童烫伤占多半格致中学自主招生比考研还热26个名额吸引千余人无公害农产家门口叫卖都市菜园专卖店上海连锁申城果市刮起热风阵阵 南方水果占市场七成以上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